扬期

小众文人。

Laurence Anyways:

James Cameron's Story of Science Fiction. 2018.

The Handmaid's Tale. 2017-2018.

所有类似的“奇装异服”照理都已被彻底销毁。

我记得曾在电视上看到销毁场面,是在不同城市拍摄的新闻镜头剪辑,一个个城市依次报道过去。在纽约,时代广场上燃起熊熊大火,周围聚满密集的人群,个个嘴里念念有词。

女人们每当感觉到摄像机镜头对准自己,便立刻高举双臂,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脸上轮廓分明、面无表情的青年男子不断往火堆里扔着无数暗黄绿色、红色和紫色的丝绸、尼龙和仿皮以及黑色、金色和闪闪发亮的银色绸缎;还有比基尼和透明里衣,上面用粉红缎子做的心形图案遮住。制造商、进口商和推销员跪在地上向公众谢罪。他们头上戴着笨蛋高帽似的圆锥形纸帽,上面是红墨水写的“厚颜无耻”。


当然,报纸上不乏各种报道,水沟里或树林中的尸体,被大头棒连击致死,或像从前常说的遭到侮辱。

但那些报道说的是别的女人,干这种事的男人也是别的男人。那些男人没有一个是我们认识的。报纸上的消息对于我们来说就像一场场梦,别人做的噩梦。

多可怕呀,我们会说。它们确实可怕,但可怕的同时又觉得难以置信。它们过于耸人听闻,它们带有一种与我们的生活迥然不同的特性。

我们不是新闻人物,我们生活在印刷字体边上无字的空白里。这个空间给予我们更多的自由。

我们生活在各种报道之间的空白里。


如今我们已经不在生活在故事的间隙里,我们已经成为了故事本身。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使女的故事》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