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期

小众文人。

【底特律/汉康亲情】落叶

#汉克生贺(真的吗)

#汉康亲情向,自由心证之爱

 

 

Summary: 战后第三十年,汉克和康纳依然是彼此最好的家人和搭档。但是最近,汉克觉得康纳的行为有点奇怪。

 

 

01

 

       这是2068年的秋天,汉克·安德森穿着铁灰色的套头毛衣,怀里抱着超市的纸袋。狗绳的一端紧紧地掐在他的裤腰带上,与其说他在遛狗,不如说狗在遛他。圣伯纳犬硕大的体型在这些年里似乎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是当然的,因为相扑早已年老,这是他们的新伙伴,而康纳严格地控制着他和它的体型。汉克还记得那是在一个普通的夜晚,他们双双晚归,相扑卧在门口,像是哼哼了一下,康纳顿了顿,扭过头对他说:汉克,走了。

 

       汉克还能清楚地回想起那晚归家途中他们的交谈,有关当日的咖啡摄入,案子的进展,第二天的早餐……年迈的相扑。他仿佛还能随时随地触摸到底特律的冬夜,冰凉的汽车座椅在体温的熨帖下缓缓升温,仿生人安分地坐在副驾驶上,偶尔伸出手指在窗玻璃内侧的水雾上勾勒出一个标准的心形,他会出言阻止康纳继续这种“幼稚的行为”,因为那对于一个长得奇奇怪怪的警用安卓狗儿子来说有点过分可爱了。这简直是行车干扰。

 

       然后康纳就会表现出自己不那么可爱的一面。他开始聊当天的汉堡和薯条,说一些关于卡路里的屁话。汉克仿佛还能看见那夜道路两旁的枫叶早已落尽了,刚刚下过的一场雪使树枝轻微地垂下,在路灯的映照下斜伸着水晶般的枝条。他还能想起两人踩着积雪走到家门口的嘎吱声,掏钥匙开门时钥匙和锁眼的清脆撞击声,门把手上的霜融化在手心里的湿润,舌尖残留的些微咖啡香气,还有一旁永远活力十足的康纳搓手的小动作。

 

       “……汉克?汉克?”仿生人轻轻呼唤着他,汉克回神,侧过头看着怀里抱着更多水果蔬菜的康纳,露出了一个微笑:“怎么了?”

 

       “不……没什么,是红灯,请别往前走了。”

 

       “不是我想走,你倒是喊杰弗瑞别把我往路中央拖了……”

 

       汉克咂咂嘴。杰弗瑞我的老朋友,不论是人是狗都够倔的了。

 

 

02

 

       DPD依然伫立,只不过战后第十二年他们决定改成一名人类警员与一名仿生人警员搭档执行任务来支撑这个科技之城的基本治安。汉克记得自己目睹杰弗瑞签字并公布这一通知,而他们这几个老警探——汉克、盖文、克里斯,只不过挑了挑眉毛,就各自拉着自己的仿生人搭档坐回办公桌前继续案子的调查了。简直是马后炮,汉克撇撇嘴,全然忘记自己当初是多么抗拒。

 

       虽然他们已经搭档了几乎三十年,汉克依然无法完全了解这个神奇的硅基生物,他时常感到古怪,但又将其归为仿生人的一大特点之一——使人膈应。不过他不是真的想说康纳让他不舒服了,他只是……觉得康纳有点奇怪。

 

       汉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受到心脏仍然强健地搏动着。

 

       作为一个八十三岁的老头,这也很奇怪。

 

 

03

 

       康纳的工资一直是个谜,汉克甚至怀疑他有没有领到过工资,转念一想又觉得仿生人领袖是不会允许有仿生人遭遇如此不公对待的,拜托,8062年了,仿生人酒吧都遍地开花。康纳也许只是另有打算,而汉克一直乐见他变得更像人类,一个会搞储蓄的人类。但极少数时候,汉克会有一点疑虑,他很想问问康纳把工资存起来是要做什么,但他又不是很想问,就好像他知道答案不会是一个惊喜,所以他一直没有问过。康纳也没有说。

 

       他只是觉得有点儿奇怪,仅此而已。

 

04

 

       上头下来一个案子,又是那种典型的敬老意图,汉克嗤之以鼻,简单浏览了一遍卷宗,然后转手发给康纳。有钱人和自家仿生人管家的斗殴案子,根本没什么可调查的,只不过他们还是得跑一趟,去问问情况什么的,康纳曾提出这些跑腿的活他一个人就能完成,被汉克无情驳回,于是他们总是一起出动。

 

       我喜欢这孩子。汉克想。

 

       他越来越少地梦见柯尔,或者说随着年纪的增长,他越来越不觉得自己需要长时间睡眠,他常常在清晨醒来,然后忘记自己做过的梦,少数印象深刻的梦里,都是那双蜜棕色的眼睛注视着他,铺天盖地的温柔。他不再为逝去的梦感到痛苦。

 

       康纳还是照常一日三餐提醒汉克不要吃垃圾食品,少喝咖啡,尽早让出驾驶座给他来开——“八十三岁的驾驶员听起来就已具备交通事故的一切因素。”滚吧臭小子,你的老汉克还能再干十年呢。康纳常常坐在副驾驶上那样望着他,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在一瞬之中向他倾诉,这洪水却在人类和仿生人最后一道墙前停住了脚步。

 

       这有点奇怪,他想说什么呢?

 

       汉克健步如飞走在康纳前面,几十年的搭档培养出的默契使他们成为警局最好的组合,即使他们此行不是前往战场,汉克相信他们一定也能合作无间。

 

       在康纳被人扫射至重度损毁之前,汉克一直这样相信着。

 

 

05

 

       一切似乎都在那一刻崩裂融解。

 

       汉克痛恨自己的反应速度已远不如壮年,子弹向他倾泻而来的瞬间康纳将他整个人挡在身后,两具身体被巨大的冲击力推出了一条莹蓝色的痕迹,犯人飞速翻过通向后院的窗户逃离。仿生人的血令汉克无法思考,他混乱地咆哮着,发出无意义的音节,拼命翻过身把康纳抱在怀里,他颤抖着安慰康纳。康纳在他怀里艰难地喘息,感受到腹腔飞速失压,釱液从身体各处喷涌而出,在地上描画出蓝色的河流,他的心跳变得缓慢了。……停止运转前剩余时间-00:00:13……12……11……

 

       “天哪……孩子,坚持住!我会救你的,我会救你,上帝啊……”

 

       康纳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脸,将那眼神深深投进汉克的心里。他抬起手,汉克急忙抓住那只手握着,忽然间,汉克感觉到了什么。

 

       “汉克……Dad……”康纳闭上了眼,汉克震惊地看着某种液态物质从自己的指尖朝着手腕褪去,和康纳交握的那只手露出了莹白的表面,他的脑海中多了点什么,那是他本该知道的事实,那是康纳的记忆。

 

       他明白了,墙是虚伪的存在,他不过是“忘记”自己曾经有过一场盛大的葬礼,在战后第十五年。而康纳唯一的应对是向卡姆斯基赎回父亲。


……

 

 

       /康纳,我把你的汉克带回来了,满意吗?……全仿真意味着他拥有血红的釱供应,万一出现创口,裸露的肌肉层也与人类一致。因此全世界只有我能维修……你真美,你对他产生的感情,使你哭着求我做了这些愚蠢的仿真。/

 

       /谢谢您。/

 

       他看见“自己”僵硬的脸在睁眼的瞬间变得表情生动。

 

       他看见他们坐在快餐店里研究菜单并扯些熟悉的废话:

 

       /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还在吃汉堡的事上说个没完,你看我不是好好的活了这么大岁数吗?/

 

       /……正是因为我的提醒,您才能活这么久。/

 

       /闭嘴,喝你的仿生人快乐水。/

 

       他看见“自己”睡在沙发上打鼾,看见康纳渴望地伸出手,却停在他的脸旁。

       

       /汉克,早上好。/

       

       /早上好,康纳。/

 

       康纳很高兴“汉克”会做梦,那是他做不到的事;康纳想再次拥有汉克的拥抱,却从未提过;康纳要所有人保守这个秘密,他却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光明正大地在汉克眼前摊开——

 

       “I love you, Dad. Happy Birthday.”

 

       康纳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底特律的第一片枫叶落了下来。

 

 

 

 

END

 

 

汉克:被你小子骗得好惨!你有种活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就算是玻璃渣你们还爱我对不对?x

老汉克生日快乐,我们都希望你活着,永远有多久就多久。

康纳爱你!爱可以给人第二次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