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期

小众文人。

【底特律/天台组艾康】全队人类一个半 (上)

#艾康天台组

#DPD仿生人特警队&人类谈判专家康纳

#私设如山,极度OOC,专业知识部分全线崩溃

 

Summary:DPD全面应用特勤警用仿生人AC800组成特警队,而康纳是他们之中唯一的人类。好吧,艾伦队长算半个。

 

 

       AC800伸出右手掌,用同样覆盖着厚厚作战手套的另一只手简单粗暴地剥去手上的手套,褪去皮肤层按在工作台的数据界面上传输刚刚完成的作战任务信息,简而言之,艾伦正在“写”任务报告。

 

       在报告末尾署名“A.”之后完成递交,他抽回手掌,灯圈缓缓闪动传给维修部门一份战损清单,此次任务报废三台AC800,此外一台机体严重损坏,无法继续服役。按照流程,报废的机体将被销毁送往特殊回收站,重伤的队员将退役转入普通岗位,和判断力低下的PC200们站在停机位里等待来自人类警员的站岗命令或者巡逻指令。

 

       AC800为它们感到可惜的思绪仅仅流过一瞬便在仿生人冰凉的机体里消泯了,正常的战损不会引发仿生人特警队队长多余的感慨。对人类而言,他们是一把好用的尖刀,直刺恐怖分子的心脏,抵御犯罪分子的强大火力,而他们甚至不需要艰苦的训练和选拔就能完成绝大多数任务,人类将仿生科技运用于武装时曾遭受舆论非议,艾伦是第一批出厂的AC800特勤警用仿生人原型机,他的记忆模块里还存储着头一个月投放DPD使用时每次行动他们得到的耸人听闻的新闻头条。

 

       但习惯是人类最大的弱点和最可怕的武器,三个月后一个体量不算小的维修部门和特别后勤部为特警队专门建立起来,艾伦的小臂和腿部组件换了第五轮,队伍里拥有名字的成员越来越少,他从人类身上学会了——“习惯”。

 

       特警队为数不多的失败任务主要由89.4%的人质救援任务和10.6%的突袭任务构成,也就是说,他们缺乏与人类沟通的能力,但AC800系列的设计初衷本身便与人际交往和情感沟通背道而驰,这个问题亟待解决,DPD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调一名谈判专家来特警队协助完成这方面的任务。

 

       艾伦眨了眨眼,仿佛未经思考般地在会议之后直接同意了。不过人类也没有设想过AC800会有拒绝的可能。

 

---

 

       康纳还记得第一次来特警队报到的时候艾伦站在门后,那可把人吓了一跳。康纳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噌噌往外冒,AC800缺乏表情的脸上有一些疤痕,肤色被适当地调成了深色,如同一个真正历经硝烟战场的老兵所拥有的,但是——康纳这样想着,他迥异于人类的眼神还是不可避免地让人感觉掉进了恐怖谷里,而且这异常感给人以突然的冲击,就好像AC800对他开了一枪,就像一场游戏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

 

       “Connor Cole Anderson?”康纳点点头,艾伦示意请他坐在沙发椅里,额角的灯圈平缓地闪动着蓝光。

 

       “Mr. Anderson,非常感谢您能成为特警队随队谈判专家,我是Allen。这里是分配给您的办公区域,具体事务安排已经通过邮件发送到您的邮箱,祝您今日工作愉快。”艾伦平静地给了他一个简短的迎接,康纳接过他递过来的平板电脑,低头扫过一眼权当已经了解完毕,抬头疑惑地问道:“Captain Allen,这里不是你的办公室吗?”

 

       艾伦勾起一侧的嘴角礼节性地笑了笑(康纳忍不住又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回答道:“不是。只有人类工作人员才拥有办公室。”他顿了顿,补充了一下,“欢迎来到特警队,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冲着椅子上的康纳眨了眨眼,特警队队长干脆利落地离开了房间。

 

       所以这是被晾在一边的意思了?康纳想,没有握手,没有小小的队员见面会,也没有——队长办公室里必然会有的下马威,什么都没有。仿生人以极高的效率接受了本次人员调动,其态度就好像接受自己又要换一条手臂那样平常。康纳环视四周,给自己磨了一杯咖啡,他啜饮着专属于他一人的咖啡,注视着平板上的任务信息,发现自己无法把艾伦队长的形象从脑海中挪走。

 

---

 

       康纳第二次见到艾伦的时候不出意料是因为特警队接到一起紧急救援人质的任务。接到通知后康纳在制服外套外面披上自己的藏青色防风夹克就冲进了底特律的雨里,一名后备队员跑过来将头盔递给他,他们小跑着翻上警用摩托车座,伴随着暴雨中频频而至的闪电抵达了现场。艾伦没有戴战术头盔,康纳到来的消息直接从他身边的队员脑中传讯至艾伦,没有一句废话,他给了康纳特警队所能得到的所有信息:Daniel,PL600仿生人,一家三口,Emma,准备晚餐的时间,枪杀,挟持,天台的游泳池和直升飞机,以及蜂拥而至的媒体镜头。

 

       康纳点点头一一应下,他明白艾伦的意思,他明白媒体对于仿生人特警队的意义,恶性仿生人伤害案件中一支完全由仿生人组成的特警队将立于非常微妙的境地,换句话说,光为了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康纳也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康纳领命去做准备,时间非常紧迫,女孩惊慌的尖叫声和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叶声混杂在一起向他的耳膜袭来,人类心底卷起一股烦躁的涡流,他迅速检视房间里的情况,正如艾伦向他转告的,PL600仿生人枪杀了男主人,挟持了女孩并威胁要与她一同跳下高楼,动机不明,冲动杀人?不可能。

 

       康纳蹲下又站起,红蓝色的灯光眩目,在玻璃幕墙和落地窗上来回跳动,掠过人的双眼,他心中焦躁感更甚,身为警方谈判专家的专业素养使他沉静下来,找到了一个不可能的可能。

 

       “Captain Allen,我认为这台PL600是由于……”

 

       “不用告诉我。穿上防弹衣介入吧。”艾伦直接打断他,黄色灯圈快速闪烁着,显示他正在与队员进行多终端通讯,康纳忍不住驳道:“穿着防弹衣介入无助于缓和事态,甚至有可能激怒对方!”艾伦无机质的眼睛带着同样冰凉的目光扫回康纳的脸上,令人类咬了咬后槽牙。

 

       “这是命令,请您理解我们的工作方式,我要保证谈判专家的安全。”

 

       后来康纳在医院里忍受护士小姐的眼波和她轻柔到有点近乎骚扰的伤口消毒处理时,脑海里顽固留存的仍然是那双眼睛……还有他高喊着“医疗小队!”的声音。

 

---

 

       ——队长,谈判专家归队了。

 

       ——好的,知道了。

 

       ——队长,谈判专家伤口并未愈合。

 

       ——我知道了。

 

       ——队长,谈判专家在您待机室门口。

 

       艾伦睁开光学组件,看见玻璃门外一名队员伸出左臂似乎正在阻拦谈判专家的造访。艾伦把整理任务数据和调度人员的事务放到后台运行,下了指令命令队员离开。

 

       “非常抱歉——”

 

       “什么事——”

 

       一人一安卓近乎同时开口,接着便是几秒尴尬的寂静。艾伦偏了偏头,康纳低头理了理领带朝四下看了看,好像不认为这是个说话的好地方,拉着艾伦进了办公室。

 

       “艾伦队长,非常抱歉我没能救回Burton,他失血……失去了太多釱液。”

 

       艾伦仿佛惊讶似的睁大了一点眼睛,康纳注意到他的灰绿色虹膜在灯光下有一种柔和的光彩,即使他知道这些表情都是所谓的智能模拟而已,它们也美得值得一句赞叹。

 

       艾伦的确感到一点出人意料,他并不知道自己那些长相基本一致的队员除了制服上的编号以外有何值得人注意的地方。更不用说只有他们内部通讯才会用到的名字了,Burton,队内编号AC800-035,本次报废的警用仿生人之一,他的经验和知识将由AC800-057承载,并将在不久的将来——或者说后勤部愿意的时候归队。这并没有什么可抱歉的,更何况谈判专家还给Burton附赠了一条领带,对于一台仿生人来说,康纳已经做得够多了。

 

       “安德森先生……”

 

       “叫我Connor。”康纳回神,像是被这个姓氏刺了一下似的强调道。

 

       “好的,康纳,十分感谢你的歉意,你不必介意这个。”艾伦检索了社交平台上人类之间正常的交流模式,接着说道:“Burton很高兴。”

 

       “什么?”康纳感受到一股诡异的气流从他胃里往上泛。说不定是喝了太多咖啡,他想。他在说什么?Burton很高兴?

 

       “Burton很高兴你能知道他的名字,等他回来会向你当面道谢的。还有事吗?”艾伦似乎心情很好,灯环轻快地转动着荧蓝。

 

       “Gosh……”康纳感觉自己的一部分认知被刷新了。

 

---

 

       第三次出任务他和半个特警队一起坐在运输车里,康纳坐在副驾驶,艾伦和其余队员紧密地排布——在康纳看来就该用这个词——在车厢里,康纳光从内后视镜里看着他们都觉得非常拥挤,然而他们浑然不觉,仿生人不会抱怨。康纳还注意到他们额角的灯环有规律地依次闪动着,并不是整齐划一的,说不定他们正在脑内疯狂聊天呢,康纳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顺手掏出硬币把玩起来。

 

       1994年的华盛顿,他想,时间,永恒,还有艾伦。他带领着不朽的军团,面朝永恒吹响号角。西西弗斯和他的石头。永远的苦行和无意义的劳作。钟摆运动,摆锤是仿生人的蓝色心脏,它们比羽毛更轻。在生与死之间循环往复,他死去他归来,他死去他必将归来,康纳看不出这当中的意义所在。

 

       康纳轻轻地嗤了一声,哲学家,该下车准备好拯救另一个人的今天了。

 

---

 

       “康纳,你的负伤概率在你进入特警队之后大幅提升了。”

 

       “嗯。是这样没错,不过我以为每次我都是受伤最轻的一个?”

 

       艾伦皱了皱眉。老天啊他皱眉的样子真像是他一出生……一出厂就四十岁了。康纳腹诽着,回敬了艾伦一个笑容。

 

       “Connor,No.”仿佛要否定康纳每次任务都不要命似的往前凑的行为,艾伦又强调了一遍,“No,Connor.”

 

       “Connor,YEEEEEES!”故意唱反调似的,康纳赖在椅子里,脚尖轻点桌沿让椅子转了一圈,成功收获了艾伦一个新的表情。那双灰绿色眼睛带点无奈地看着他,这个事实让谈判专家心情愉快。

 

       “康纳,AC800的损耗不能被称为负伤。”

 

       “可我也是特警队的一分子,我们真的要在这么无聊的问题上展开讨论吗?艾伦队长,你今天看起来很不一样。”

 

       “……”艾伦默默扫描了一下机体。

 

       “你看起来非——常——帅,亲爱的艾伦队长,快去看看Jim回来没有,我得给他办个欢迎派对。”康纳愉快地笑起来,微微眯起的蜜棕色眼睛烙在艾伦的光学投影组件上。

 

       “哼。祝您今天保持这样愉快的心情。”不置可否地用仿生鼻孔嗤了康纳一下,艾伦临出门前还是乖乖检视了维修部给Jim开具的损伤报告,……还有“AC800-069最快三天可以投入使用”的工程师留言。

 

       发送至[Connor]……发送成功。

 

 

TBC

 

脑洞奔涌而出根本来不及打字,我太喜欢他俩这种相处模式了,反转人设之后觉得艾伦没有姓是有原因的!!(住口

后文疯狂撒狗血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