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期

小众文人。

时隔多年和红苦艾太太的作品重逢,被她感动。
她退微博说是去追求梦想了。当时在心里默念了一句有缘相见。
太励志了,总算又见到了,而且太太比那时更好,更出色了。
暴风哭泣,太太加油,你一定能成功的!

挂起来告诉全天下我有个好徒弟wwww

方知有。:

是给自家寻欢前辈的生贺。

【底特律/生贺】醉后吐真言(艾伦队长/康纳)

谢谢天空空!
你真的是天台专员世界第一甜的天使!
不知不觉间你已经是我很喜欢的同好了希望以后也是一起聊天打屁的机油!
这文简直是太甜啦!全程爆笑,是最喜欢的队员电灯泡口感(?)
忽然想加入SWAT近距离围观bushi
我还能再嗑一吨天台红冰!

饕餮轮回_天空:

祝扬期宝贝生日快乐(我的lof实在艾特不到她)
新的一岁一切都能越来越好
努力做个最好吃的烤羊排
愿你的前路有繁星相伴☆


cp: 艾伦队长/康纳
爱人前提
轻松向/ooc注意


  
  艾伦喝醉了。
  
  特警队的队长,素来以自律性和克己性著称,在队员面前喝醉的次数在此之前一直是个零。也许是队员们聊得嗨了,都没有注意到他们的队长一杯接一杯的灌下去,如同一个设定好程序的机器,固执地重复着同一个动作。等到他们发现叫来的大量酒瓶都空了后,才都鸦雀无声地看着坐在那摆弄玻璃杯的队长。
  
  “队长……你还好吗?”一干队员推出来一个不幸的家伙去检查队长状况的,队员小心翼翼地用手指去戳了戳他们队长的肩膀,结果被特警队长扭头瞪来的灰绿色眼睛吓得差点跳起来。看起来完全没有醉酒的架势,反而清明得令人出乎意料,队员向后退了两步,定了定心神,就听到他们的队长开口了。
  
  “康纳呢?康纳去哪里了?”
  
  康纳?他们的队宠谈判专家,也是特警队长的爱人。虽然他们俩谁都没有提过他们是一对这事儿,但特警队大多都是明眼人,从他们眉来眼去开始就知道他们早晚会有这一天。但这一次聚会康纳有事情没有来,特警队长看起来又喝高了把这事儿忘了。
  
  “康纳没有来,队长,我们先送你回去吧?”
  
  “不,我要等康纳,康纳在哪里?”特警队长暴躁地把杯子往台子上一撂,皱紧眉头的样子跟往日训人时别无区别。刚刚还在怀疑队长没有醉的队员们现在全都达成了统一战线——艾伦队长喝高了。这个在队员面前闹着要找康纳的男人真的还是他们雷厉风行的队长吗?
  
  在艾伦第三次严肃表明了就要找康纳的态度后,特警队员无可奈何地联系了他们的谈判专家前来救场,关于队长喝醉了这一点连通讯那头的康纳也感到意外,在康纳表明会尽快赶到时,队员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都十分紧张地盯着队长,生怕这个喝醉的男人出了什么事。队长平日的攻击性已经很高了,喝醉的队长恐怕会更可怕。队员们盯着仍在桌上将玻璃杯滚来滚去的特警队长,背后出了一层汗,都在心里暗自祈祷谈判专家再来得快一些。
  
  “你们知道吗,康纳是我的爱人。”
  
  特警队长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就吓得其他队员身子一抖,特警队员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十分有默契的回答。
  
  “知道/不知道。”队员们再一次对视了一眼,达成了共识。
  
  “不知道/知道!”
  
  ??????????
  
  特警队的默契在此时收到了严峻的考验,他们完全摸不透喝醉的特警队长,便选择集体保持了沉默,等待谈判专家。可喝醉的男人到没有轻易的放过他们,手指按住了柜台上的玻璃杯,而后抓紧倒扣,发出碰撞的轻响。酒吧是特警队员的某个家属开的,安全起见他们每一次见面都会包场,此时整个酒吧中,只有特警队长一人弄出的声音。
  
  “你们喜欢康纳吗?”
  
  又是一个世纪难题。提问的男人面色如常,只是灰绿色的眼睛盯着桌面,却也不知道究竟在瞧着什么。他的问题听起来很平常,就像只是在简单的讨论一个同事的为人而已。但队员们不知为何,却感受到这个问话中所包含的腥风血雨
  。
  “喜欢、当然喜欢。”说好话总归是不会错的。
  
  玻璃杯被砸碎在地面上,特警队长扭过身,眯着眼睛扫了一圈他的部下,再开口,话语中携带着的不悦使得众人的身子骨一紧。
  
  “康纳是我的,你们凭什么喜欢?”
  
  这番话颇有些不讲理的意味,艾伦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他的身姿摇晃了一下,立即站稳,屈指敲了敲台面。就像平日在讲任务部署时那般,威严气势十足,丝毫没有酒醉后的颓废感。队员们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一个个如同等待发落一样笔直地立在原地。
  
  微妙的沉默持续了短暂的时间,特警队长清了清嗓子,又瞟了一眼过去,队员们马上明白了意思。
  
  “不、不喜欢!”这下总可以了吧。就在队员们刚准备松口气,又听一声闷响在耳侧炸开,他们又腾地一下紧张起来,不亚于马上要面对一个危险的通缉犯。
  
  废话,艾伦队长是他们几人中攻击力最高,更别提喝醉后的了,任性的程度也是无人能及了。
  
  “谈判专家很优秀,康纳很好,你们为什么不喜欢他?”
  
  老天啊。当你面对一个毫不讲理的上司时到底怎么做才是正确的?恐怕只有谈判专家才能跟此时的特警队长正面杠上吧。
  
  
  
  等到康纳匆匆赶到时,面对的就是一群不知为何乖巧的盘腿在地上坐了一圈的特警队员们,唯一一个坐在椅子上的正是特警队的队长,康纳的爱人。就在康纳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共同汇集了过去,队员们看着他们谈判专家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救命恩人。
  
  仿生人眨了眨眼,即便他的分析器十分先进,也对眼下有些许诡异的情景一时难以迅速作出正确的反应。他站在原地,看着他的爱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围坐的队友立马向两边挪出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艾伦就那样一步一步朝着康纳走来,身姿笔挺,脚步有力,目标坚定。
  
  康纳开始怀疑同事们关于特警队长喝醉这一事的描述是否属实了。
  
  他的艾伦依旧是那么严肃正经,艾伦从不在其他队员面前与他作出亲密的举动,康纳早就知道这是男人的性格使然,他也没有过任何怨言。在工作时间,他们只是队长和谈判专家。
  
  走到仿生人面前的人类男性还没等康纳说话,就捧住了仿生人的脸,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住了仿生人的唇。有力的大手一边抵在康纳的后脑,棕发从分开的指间翘出,另一边贴在康纳的侧脸上。
  
  好吧,就算不去管那浓重的酒气,康纳也知道艾伦醉了,彻彻底底的。
  
  康纳分出一部分注意力看了眼特警队友,他的队长仍在强势地把他搂抱得更紧,康纳甚至发现队长的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往他的衬衫底下伸。谈判专家当即意识到事态发展不太妙,他相信他们绝对不想在同事面前上演某些限制级场景。
  
  队友们的眼神也明晃晃地说明了让他带着队长赶紧离开。
  
  仿生人偏过头强行中止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冲着队员们歉意地笑了笑,拉拽着男人就往停车的地方走。
  
  “康纳,我爱你。”
  
  迈出的脚步停滞了一下,康纳没有回话,继续往前走,他的人工心脏跳得飞快。艾伦在喝醉以后最执着的事情竟然是寻找他,这让康纳心中腾升出一种莫名的愉快感。
  
  他的爱人内敛,少有直白的表达爱意。康纳从不怀疑艾伦对他的感情,从他每次受伤后对方近乎心碎的眼神就足以证明一切。
  
  “康纳、康纳——”见话语没得到回答,艾伦抓住仿生人的手,不依不饶地又喊了两声。
  
  “是的,我在,艾伦。”康纳好不容易把队长安置在副驾驶座上,他抬手摸了摸艾伦的黑发,就像平日艾伦总是对他做的那样,“听话,我带你回家。”
  
  “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你。”男人泄气地叹了口气,表现出一副受伤的模样。
  
  “事实上我知道,我也一样爱你。”康纳启动了车子。
  
  仿生人从未体会过他的恋人在醉倒后究竟有多么不同以往,就在回家的路上,他的耳边全是艾伦各种倾诉爱意的话语,那些笨拙的情话,就如同艾伦本人一样。康纳一句不差地把那些话全都记录了下来,他相信等到艾伦酒醒以后在听到那些,爱人的表情一定会非常有趣。
  
  艾伦根本不需要旁人搀扶着走路,即使是喝醉了,他看起来也比很多人更加精神。康纳跟着他进了屋内,下一秒,又被压在门板上进行一个热烈深入的吻。康纳对于他的爱人的一切都是纵容的。
  
  他们进行了一场过分激烈的欢爱,他的爱人的动作远比平日粗暴用力不少,康纳知道艾伦不论是清醒还是醉酒,都不会有特别大的改变。就像当他因为过于猛烈地刺激而流泪时,压在他身上的爱人立马停止了动作,带着些慌慌张张的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看吧——康纳迎上艾伦的吻——他的爱人一直对他如此温柔。
  
  
  
  “老天啊——康纳,我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你是指床事还是指你对我说了97句表达爱意的话?”
  “够了康纳,给我忘掉!”
  
  
  
  完。

【底特律/天台组】今天特警队依然身处战场

#天台组!

#送给天空空的生日礼物 @饕餮轮回_天空 

#双特警/熟人前提/超越损友感情的情谊

#极限OOC预警,准备好了的话请开动吧



01

       艾伦不喜欢喝酒。


       但是他总有想喝的理由。对着前特警的墓碑打开第三瓶啤酒的时候艾伦先给属于对方的特大啤酒杯满上,甩了甩黏在瓶底的细小泡沫让它们全部落到快要溢出雪白泡沫的杯子里。


       这是最近一次任务里为了掩护人质结果让自己颅骨被开了个天窗的James,人质吓得半死反手一推弄洒了他的脑浆,现在他只能躺在这里和艾伦队长喝酒了。


       称不上每回行动都会见血,但至少每次有队员牺牲,艾伦就会在涕泗横流的国旗和葬礼之后找个机会和他们单独相处一会。艾伦认为自己迟早有一天也会躺在这里和边上的哥们夜里起来聊个天什么的,但他肯定不会找这种暴雨天躺进去,说不定连隔壁床的梦话都听不清呢。特警队长看着丰富啤酒泡沫被雨水击打得凹陷,自嘲地想,底特律不下雨的日子可太少了,看起来我还能再干两年。


       他盘腿坐在泥泞的草地上,右手扶着墓碑沉默,突然察觉到持续不断打在身上的雨点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似的,改而在伞面上击打出沉闷的响声。艾伦仰起头,看见仿生人队员的下巴。


       “艾伦队长,我认为在雨中泡一夜对您的健康没有好处。”RK800仿生人穿回了他不出任务时的制服,荧光蓝的袖章(蠢透且暴露自己位置的蓝色荧光环)以及胸前的三角运行灯令他在这灰暗的墓地里泛出幽蓝的荧光,他额角的灯圈平稳地闪动着,这他妈又是哪种程式套给他的健康服务模板?艾伦心想,他是否懂得自己坐在这里的原因?


       “过来坐下。”他顺从地坐到艾伦身边,伞面漆黑,罩在两人头顶,却比刚才阴沉沉的天空令艾伦更觉得松了一口气。


       “James以前最喜欢拉着一群人喝啤酒,虽然总是拉不齐……今天我一个人陪他来喝酒说不定要让他失望好一阵子,你来正好凑三个。”


       “艾伦队长,我不喝酒,我机体中的#8957生物组件微量溶解于酒精。”仿生人一脸正经地侧过脸看着艾伦的眼睛陈述。


       “……喝不喝?”特警队长平静地威胁他。


       “不喝……好吧,我喝。”



       康纳没有说谎,他监控着生物组件微乎其微的溶解情况,决定把啤酒列为可以安抚艾伦队长的道具之一。


       他只是没有预估艾伦的酒量。




02


       康纳把人半拖半抱弄上计程车,再半拖半抱弄回艾伦队长的私人住处。坐电梯上楼的时候康纳觉得艾伦就像水银一样呈液态地从他肩上往下滑,仿佛要一路流过电梯的缝隙坠到电梯井里去敲打出重物落地的声响——依照队长的标准体重,这不应当。


       康纳问不出艾伦的门钥匙在他身上哪个地方,说实在的,艾伦在自己家的门锁这件事上表现出的对现代科技的不信任令仿生人更新了数据库。2038年了,艾伦队长还在用门钥匙而不是门卡更不是密码锁或者指纹锁。而且,康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强调这点——艾伦队长拒绝告诉自己门钥匙在哪里。


       在艾伦队长的小公寓门前,康纳松开了这团人形水银。


       啪唧。


       艾伦一个激灵从屁股后袋的夹层里掏出一枚钥匙丢在地上。刚才仿生人粗暴的行为让他的屁股感受到了震撼级别的全息效果,铁片戳在肉上的感觉不是很好……是很不好。


       “噢,艾伦队长,你真是帮大忙了。”


       康纳轻巧地弯腰捡起钥匙在手里耍了两个花式,假笑着感谢了那滩艾伦。




03


       康纳把艾伦拖到床上平放,发现他的房间整洁得不像话,桌面上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平坦的枕头被男人湿漉漉的头发压出一个凹陷,虽然是康纳把人丢上床的,他已自动把四肢调整到了合适的位置摆好,康纳几乎可以模拟出他平时非常正式的睡姿。转身四处搜索找出被褥——它们被整齐地码在储物柜里,康纳平静地抖开一条浅米色的毯子。


       盖在了艾伦队长身上……和脸上。



04


       “他妈的康纳你给我滚出来!”


       今天的特警队依然也身处战场。感谢飞天气人小特警康纳。



END

残废文笔坚持写艾康特警队日常一百年!一百年!

上下级之间很损很皮的日常!没错就是这样!

康纳酱走到哪里都是最抢眼的气人x


在文后感谢天空空在听说我生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给我写生贺,我真的好多好多年没有收到生日礼物了,好多好多年都是自己第一个祝自己生日快乐,天空空让我贼感动,真的。


今天特警队也鸡飞狗跳身处战场,艾伦送走太多人,他希望康纳是那个“不变”的事物,但是康纳变了,他喜欢上了他。最重要的是,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祝天空空破蛋快乐w


顺带说一下还想写艾康的其他梗,比如:艾伦队长看到康纳被打烂了急得要死,康纳圈都没红安慰他说扶我起来我还能用,艾伦粗口:用个鸡把,滚后面待着去!后来他们真的用了鸡把(快住口

比如:狙击小组的康纳其实有一颗近战突击的心,艾伦把他按回去:突击你个脑壳,闭嘴做人! 康纳:凭什么你冲在前面我只能从瞄准镜里看你?艾伦:啊?你狙击枪枪口对着我的啊?艾伦好感上下波动x

以上是可能会写的沙雕段子,比本文还沙雕。


感谢阅读w


宝贝,了解一下。 @Eins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我相信世上一定有一个德语单词可以概括“想要混更但又不敢稀释自己博客质量”的感情。

设定:特种警察仿生人狙击手Connor和特种警察仿生人观察员Markus

前胸贴后背呼吸相闻心跳重合小声对话眼神对望心意相通了解一下。

马哥每天听着枪声也岿然不动,是队里最沉稳的观察员,他俩黄金搭档。
其实马库斯有一个秘密。他只是很想保护康纳…这一个。

忽然脑出战斗中的BE…
来品一品。

比如停机倒计时了,马库斯一声不吭地架着康纳的狙击枪。等康纳发现的时候已经凉了()

【他还像过去那样平静而沉稳,倾听无数遍枪声也毫不动摇…现在他再也不会小声说话扰乱康纳了,康纳却觉得心里空了一块。】




还有群里太太的描述更刀:


狙击手和观察员的刀可多,比如出任务抵抗暴恐分子,然后其中一个人负伤再见(....)比如观察员受了伤血液流失但坚持完成任务,最后狙击手一枪狙杀完成后发现观察员流血过多已经休克昏迷(....不一定要死)


或者观察员到狙击手后方,狙击手负责监管背后保护他的时候,狙击手与敌方狙击手互相射击双双毙命,观察员一回头就看到对方倒地这种(....)

梗多哈哈哈哈哈哈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维特根斯坦:“即使狮子会说人话,人类也绝对无法与之交流。”
我:(靠在沙发上,打开《疯狂动物城》)
维特根斯坦:“妈耶。”

【刺客信条/看门狗-AidenDes】今晚你家停电

#看门狗Aiden X 刺客信条Desmond

#梗源来自同好er抽出来的【停电了】&【我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

#熟人前提

#Summary:男人之间,亲亲怎么了。(?


        Aiden Pearce翻进窗来的五分钟之前,Desmond正坐在客厅餐桌前翻搅他的意大利面。他叉起黏糊糊的一团,发现自己毫无把它塞进嘴里的欲望。Desmond尽力放缓动作,令面条里的番茄汁不要溅起来让他多洗一件帽衫。灯光在餐桌上方微微摇晃着,夜风钻过半开着的窗户灌满了这间不大的客厅,沙发上的抱枕歪斜地放着,茶几上整齐地摆着几本杂志和一个玻璃杯。没有电视,当天的报纸被垫在玻璃杯下,没有酒类。Desmond对酒保这一工作称不上热爱,也称不上厌恶,他只是认定他并不需要酒精来麻痹自己。


        两分钟后,这盏孤灯突然灭了,留给Desmond一整间恼人的黑暗。他站起来去找厨房壁橱里的手电筒或者蜡烛,嘴里小声抱怨着这片街区糟糕的基本电路。


——噢。Fucking Aiden。


        他突然意识到另一个可能性。为时已晚,一团黑影敏捷地蹿进他的窗户,落在地上撞出一声闷哼,Desmond知道这人多半是有事没事串门串窗的私法制裁者,但保险起见还是躲进了厨房。


        人影晃过沙发前的餐桌,桌上的碟子和搁在盘沿上的叉子,径直向厨房走来。


        那人晃进门来,扯下面罩揪着门后的Desmond低头贴上嘴唇。


        男人的舌尖直率地挑开Desmond的牙关,无视Desmond含含糊糊的抗议,唇周的胡茬蹭在他的疤痕处撩起细微的痛感,灵巧的舌尖勾过上颚,顺Desmond尾椎而上带起一串令人悚然的瘙痒感,他几乎张嘴模糊不清地喊了一声才挣开他的挟制,顺手把男人风衣口袋里的手机摸到了手里。


        “Aiden Pearce,你的心肝宝贝在我这里,我警告你老实点。”Desmond伸手用袖子擦掉嘴角溢出的唾液,心想这他妈的还是没逃过多洗一件衣服的命运。用着平时与私法制裁者打趣调侃的比喻半真半假地警告了他,Desmond眯起眼看着Aiden被月光照亮的半边脸。


        “当心,当心,它会记录下你的声音。”Aiden牵动嘴角兴致盎然地与他谈判,根本不惧酒保的狂怒,他试图踩他的尾巴。


        “你是什么跟踪狂吗?”


        Aiden摇头否认,月光在刀具和餐具上折射出清冷的光,尘埃在空气里反复浮沉,男人的灰绿色眼睛没有了帽檐的遮挡,显得尤其清亮,Desmond像是抓到一根拯救气氛的救命稻草:“你的蠢帽子呢?”


        “……你想说的是这个?”


        “……”


        完蛋。这根本是没法救的一个夜晚。要问什么?“是你断了我家的电吗”,废话,不是这个无法无天的跟踪狂干的还能是谁。手里握着对方最宝贝的‘世界遥控器’,Desmond陷入了沉思。


        Aiden凑上前轻轻扣住他的手腕,右手按在他的后腰迫使两人贴近,他的鼻尖扫过他的衣领和脸颊,最终在他嘴角落下一吻。这感觉十分奇妙,活像是两个笨拙的抱抱熊第一次尝试亲吻对方,Desmond意识到这个比喻在他心里不是第一次浮现,当他把醉酒的私法制裁者架回车上的时候划过他脸颊的那个吻也曾给他带来同样的感受。他们不擅长的事情有很多,可以面对面数上几个小时,抱抱熊不是生而擅长亲吻同类,Desmond想。


        他很在乎家人,而我离家出走的时候就像逃狱。


        Desmond隐约知道Aiden眼中阴影的来由。一个死去的亲人,足以让一切改变。男人巨大的负疚感无法填补,他要复仇的血来报偿这歉疚,他胸口有一个空洞,非常巨大,足以把人吞进去。那又怎样呢?Desmond亲昵地回应他,把自己的胸膛贴到那个空洞上去。


        Aiden一愣,轻轻从他的手心抽回了手机。


        “你让我不想给你房间重新接上电了。”


        “你敢。”


        “……Try me?”在那个空洞所在的地方,再一次回荡起有力的心跳声。




END



小声说并不知道这个cp怎么打tag……

第二波脑洞:警探组

地下49层,汉克判断错误,枪杀了51。60嘲讽地笑道:副队长,你觉得这个机器拥有灵魂吗?

然后副队回家正要自杀,康纳敲门进来说副队长晚上好。(?毫无逻辑)

两人进行了一场关于仿生人灵魂的讨论。

大概论点是,康纳不确定自己有无灵魂,但是这个问题该抛回给汉克:你是否认为我换了一台机身下载了相关数据之后,康纳已不是康纳?

汉克可能是下意识觉得死了复生的不是康纳了。被他一问,很扎心。因为按照仿生人的概念,康纳还是康纳。

汉克不懂仿生人。所以他就像一个不懂儿子的老爹,他们之间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只有当双方都努力靠近对方的时候才能达成相互理解的he…

存一下脑洞

很喜欢马库斯死去后康纳被迫成为领袖那条线,这里体现了康纳“我很懵我不能理解为什么leader责任落到我肩膀上”的第一反应,以及他后期给自己的定位“我不是自由仿生人领袖我永远也不可能带领同类获得自由…我不是马库斯”,他并不自信,主要是无法相信一个会被花园和Amanda拉回去,无法控制机体的自己。

于是脑补了一下和平线故事结束后,马库斯拉着康纳去接触受苦受难的同类,然后把身边的位置塞给他,和他说你有这个能力,你可以和我一起帮助他们。在反复的劝说和拉着他出去一起助人为乐之后(某教熟悉的套路…)康纳实际上已经和他站到了同样的高度,然后某一天马库斯被反对派算计暂时失踪,群龙无首之下康纳自然而然地承担了这份责任,在其他安卓看来,他们的背影重合了。

想看这两只分享那种责任感,以及彼此信任的气氛。谈心的时候一方温和而善解人意,另一方虽然沉默寡言但是一针见血非常敏锐。

马康应该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